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新聞中心
華領醫藥今日香港上市:5輪融資2億美元,藥明康德、阿里巴巴現身股東名單
發布時間:2018-09-17 10:26:23 作者:

 投資界 

 繼歌禮制藥、百濟神州,華領醫藥是港交所“新規”生效后,第三家著陸的生物醫藥企業。

投資界(微信ID:pedaily2012)9月14日消息,國內藥物研發企業華領醫藥今日正式在港交所掛牌上市,首日開盤價為8.28港元,截止發稿前,跌幅3.26%,市值86.26億港元。

兩年多虧損近10億,難逃“燒錢”魔咒

華領醫藥成立于2011年6月,由創始人陳力協同生物醫藥領域企業家以及知名投資機構共同創立。目前正致力于開發用于治療2型糖尿病的全球首創新藥口服藥物Dorzagliatin。

招股書提到,Dorzagliatin是一種葡萄糖激酶激活劑(GKA),通過恢復2型糖尿病患者的葡萄糖穩態平衡來控制糖尿病的漸進性和退行性等特性。Dorzagliatin可能成為治療2型糖尿病的一線標準療法,既能單藥治療,也能作為基礎治療與當前批準的抗糖尿病藥物聯合使用。這說明這款創新藥口服藥物的潛在市場價值。

根據招股書,弗若斯特沙利文統計,2017年,全球有4.53億名糖尿病患者,其中約95%的糖尿病患者或4.35億名患者患有2型糖尿病。預期到2028年,2型糖尿病患者人數將增加至5.61億。中國目前是2型糖尿病患者人數最多的國家。2017年共有1.2億名患者。此外,弗若斯特沙利文估計,截至2017年中國2型糖尿病患者中有47.7%未被確診,但到2028年,這一百分比將下降至17.8%。

市場空間巨大,但對創新藥企來說,并非易事。目前,華領醫藥尚未商業化任何產品,也沒有任何產品的銷售收益。

數據顯示,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前3個月,公司的虧損額及全面開支總額分別為3.62億元、2.81億元、3.22億元。2018年前三個月的虧損比較2017年同期翻了一倍,這主要是因為上市開支的錄入、第三期試驗行政開支增加以及可轉換可贖回優先股公允值虧損變動所造成。

華領醫藥在公告中表示,籌集充足的資金是為了完成Dorzaliatin的III期試驗,其后向國家藥監局提交NDA(新藥申請)、Dorzaliatin最終商業化以及改良公司其他研發管線的候選藥物。

事實上,早期的Dorzagliatin研發大有來頭。它的由來,還得從全球第一家專注于GKA設計的跨國藥企--羅式制藥說起。羅氏制藥當時研發了第二代GKA藥物--Piragliatin,但由于Piragliatin在二期試驗中積累了大量人體代謝物,特別是對于定期使用該藥物用來治療2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患者來說,可能會導致肝臟中毒,因此停止了Piragliatin的進一步研發。

2011年12月,華領醫藥獲羅氏制藥授權開發初期候選藥物Dorzagliatin。Dorzagliatin是第四代的GKA,專為解決第二代GKA(Piragliatin)的特定缺陷。而根據與羅氏的協議,華領需要向羅氏繳納各種前期、里程碑及特許權的付款。若華領需要在若干國家或地區提交新藥申請,付費最高額達3700萬美元;商業化后,若達到特定年度銷售額下限后支付款項最高達5500萬美元。

因此,華領醫藥的Dorzagliatin屬于典型的授權藥。除了羅氏的授權,華領醫藥也積累了7條研發管線。其中,Dorzagliatin管線、Dorzagliatin與二甲雙胍聯用的管線均處于臨床第三階段,預計2019年下半年便可完成第三階段研發,2020年底或2021年上半年之前便可取得新藥上市批準。

5輪融資近2億美元,眾知名VC/PE增持

華領醫藥成立7年來,歷經5輪融資,獲得不少知名投資機構支持。投資界統計如下:

根據招股書,ARCHVenturePartners目前持華領醫藥15.07%股份,這家基金專門投資種子期及起步期生命科學公司。

美國著名風投基金Venrock持股12.46%,該機構成立于1969年,最初是洛克菲勒家族的創業投資分支機構。

此外,富達集團下屬斯道資本以及同為富達集團下屬的F-Prime基金(原富達生物科技基金)分別持華領醫藥股份比例為6.74%、6.23%。富達集團曾先后投資阿里巴巴、藥明康德、迅雷集團等知名企業。

馬云與蔡崇信持有的BluePoolCapitalLimited通過旗下基金參與了D、E輪融資,D輪花費800萬美元買入71.98萬股優先股,E輪投入1700萬美元再次購入127.8萬股,兩次參投后占目前股份的3.16%。

對華領醫藥創始至今支持力度最大的,要屬藥明康德。藥明康德創始人李革曾是公司早期的聯合創始人之一,其連投A、B輪,又在D、E輪持續增持。

根據招股書,李革夫婦合共直接持華領醫藥3.37%股份;同時,李革持30%的WuxiHealthcareVentures持8.92%股份;WuxiHealthcareVentures參股的醫療投資集團6DimensionsCapital持華領醫藥0.8%股份。

在華領醫藥的股東名單上,有不少機構曾與藥明康德有過關系。比如匯橋資本集團創始人于凡正是2015年藥明康德從納斯達克私有化退市的操作人之一。高管團隊里,非執行董事之一的陳連勇,則是通和毓成資本的創始人兼CEO,這家基金的董事長就是李革,而藥明康德是通和毓承最大的LP。

除此之外,K11創始人鄭志剛、平安創新投資基金等資本方均投資華領。眾多資金的參與,讓華領醫藥股權較為分散。

創新藥企迎來“上市潮”,都在急什么?

今年4月,港交所推出IPO新政策,允許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政策實施后,歌禮藥業作為第一家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登陸港交所。

幾個月過去,港股掀起了一波生物醫藥上市高潮,這波潮流中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業獨占一方。不完全統計,先后有歌禮藥業、華領醫藥、信達生物、盟科醫藥、康希諾、AOBiome、StealthBiotherapeutics、亞盛醫藥等8家扎堆者“齊襲”港股。

新藥投資熱潮的到來有很多影響因素。國家對新藥研發扶持力度加大,審批加速;更多擁有多元研發背景的海歸回國開展新藥項目,水平接近國際標準。更關鍵的是,國內已有優質創新藥企業展現出成功的潛能。

對“內生力”的重視帶來一大批創新藥企估值大漲。據私募通數據庫及公開資料整理,2014年以來國內新藥領域發生融資323起,涉及金額約320億元,平均單筆融資金額接近億元。2014年以來融資能力最強的30家創新藥企業,包括信達生物、百濟神州、再鼎醫藥、華領醫藥、思路迪、奕安濟世、亞盛醫藥等。

融資較為集中背后,創新藥領域主要投資機構也呈現集中化特征。禮來亞洲基金、紅杉中國、高瓴資本、啟明創投、淡馬錫、高特佳等資本方投資了多家創新藥企,機構看中的標的還有所交叉。

但這同時傳遞一個信號:資本市場對一家醫藥企業競爭力的評價指標正在發生變化。過去不管藥品本身如何,銷售為王,現在如果一味照抄沒有自主研發意識,這家企業一定走不長久。

選擇上市,并非“一勞永逸”。對于絕大多數仍處于新藥研發階段的企業來說,上市是另一種方式的“輸血”,而資本能否做好“接棒”,將是考驗一家創新藥企能夠持續造血的重要因素。

就目前的市場情緒來看,對于未盈利的生物科技企業,投資者反響平平。雖然華領的藥品出彩,研發進度有優勢,但短期內不能商業化盈利仍是致命傷。未盈利生物醫藥公司上市已經不算什么大新聞,畢竟“既沒收入,也沒有盈利”已經有好幾家了。

本文為投資界原創,作者:Rica,原文:http://pe.pedaily.cn/201809/435824.shtml

聯系方式
11选5中最多的人